位置:首页 > 美食天下 >

吴军:硅谷不靠英雄,但坚决淘汰平庸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6-12 08

点击蓝字关注回复“1”领取今日日签福利大礼包


内容来源:以下根据吴军2019年3月4日在高山大学(GASA)2019级硅谷站课程的分享整理而成。笔记侠作为合作方,经主办方和讲者审阅授权发布。


讲者| 吴军 整理| 朱珍

封面设计| 泉十七责编| 婷子

3708篇深度好文:7529 字 | 15 分钟阅读

完整笔记·商业思维


本文优质度:★★★+ 口感:脉动


笔记君邀您,阅读前先思考:


  • 什么样的项目是一个好项目?

  • 商业的本质是什么?

  • 如何拒绝平庸?


点此看精华版视频 ↑ 更多精彩内容,还需阅读全文哦~


硅谷对很多人来说很神秘。


硅谷一共有300万人,加上旧金山、奥克兰这些地方总共约600万人,人均GDP约是美国的两倍多。如果把硅谷作为一个经济体,在全世界排第19,可以参加G20峰会。



但硅谷从业IT的人并没有大家想象得多,占比约25%。另外还有很多的律师、财务会计、金融人员以及为他们服务的蓝领工人,相当于有3/4是配套人员。这是硅谷的一个特点。


硅谷每天有十几家公司获得融资,十年前这种情况会让中国人觉得惊讶,但跟今天的中国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今天硅谷的规模跟中国“双创”规模比,各个方面都小得很多,所以不能拿中国的现在的体量跟硅谷比,但硅谷企业的质量要比中国高。


一、神奇的硅谷


硅谷有它奇迹的地方。


比如说全世界纳斯达克前一百的公司,其中40%总部在硅谷;


全世界市值最高的五家公司,三家在硅谷。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硅谷不是靠数量取胜,而是整体质量比较高。它也不是完全靠个人英雄主义取胜,而是靠一套系统的方法来取胜,这是很关键的。


大家都认为孙正义风险投资很牛,但实际上你仔细想,孙正义这个人在投了阿里巴巴之后,他没有像样的投资,所以他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


相对而言,凯鹏华盈的成功却是可以复制的,投资了将近50年,每2到3年融资一次,每次融资大概是8亿美元左右,还不到10亿美元。为什么不到10亿美元?


原因很简单,真正好的项目是不需要烧那么多钱的,当需要烧这么多钱的时候,这个项目已经做失败了,这不是个好项目。


那么这么多年算下来,它也融资了将近20轮,总共融资还不到200亿美元,但是他们还给投资人是多少?8000亿美元,很可观。


将近50年,每一次平均40倍的回报,这是一套系统方法的成功,是科学方法的成功。


所以我今天想讲的就是,硅谷里头有很多表面现象和一些真实的本质。


真实的本质,媒体一般不讲,一是媒体不知道本质是什么,最主要是真实的本质可能是一些很阴暗、很丑陋、不太能拿得上台面的东西。


我今天要讲的东西可能会毁掉你们的三观,把你们的想象的东西完全打碎掉,然后你们也会得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



二、媒体对硅谷的肤浅理解


很多媒体认为,硅谷之所以能够长青不倒,有这样几点原因:


1.气候


硅谷的成功与它的良好的气候脱不开干系。走在硅谷街道上,经常可以看到几个年轻人在阳光下与一些企业泰斗喝着咖啡,聊着创业的事情,这是一个相当好的氛围。


在西雅图就没有这样的情形,因为西雅图一年有250天下雨,只有100天晴天。


同样的,南欧气候也是好的不得了,而北欧5月份还下雪,到了9月份又开始下雪。两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则是反过来的。


但这样的情况我们不能证伪,所以这个原因是不成立的。


2.斯坦福


有的人认为因为这里有斯坦福,所以才能有硅谷。但其实是不对的。50年代的时候,斯坦福因为没有科研经费,差点就要关门了。


后来是靠租赁土地建立了斯坦福工业园,把柯达、洛克希德-马丁、惠普等吸引进来,斯坦福才慢慢有了钱,有了科学家,有了快速发展。


3.VC


也有很多人讲,硅谷之所以诞生,是因为有VC。


硅谷地区第一家VC是凯鹏华盈,它是70年代成立的,但在此以前,半导体在硅谷已经很繁荣了,那么钱自然是来自硅谷以外的地区,所以早期的VC并不来源于硅谷。


美国风险投资额在2017年达到过一个十几年内的顶峰,约700亿美元,硅谷大约占4成,但与中国比,也是小巫见大巫。


其它年份,大多只有300-400亿美元(全美国),所以光有风险投资是不够的。


4.重视知识产权


还有一个说法,硅谷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重视知识产权。董明珠就非常相信这一点,她之所以敢跟雷军打赌,就在于她有很多核心专利。


全世界最值钱的专利是美国专利,英国和德国可能OK,法国专利是最不值钱的。日本专利也一般,中国的专利如日本专利,但还是比法国专利要值钱得多。如果谁告诉你,他有10项法国专利,你根本都不用理他,因为他基本没有用!



以美国专利来衡量,第一名永远是IBM。第二名是三星。


这其中Google是一个特例。Google以前并不重视专利,但因为一些官司之后,开始意识到专利的重要性了,随后全体员工都开始在专利方面下了大工夫。


从这里我发现一个问题,有些时候在管理企业上,你不需要天天对员工进行思想教育,那没用。


你只要设立好价值观,定好特征函数就对了,员工自动会最大化这个函数,沿着企业价值往前走。


当然,其实我更想说的是,从美国专利问题上,我们能感觉到创新和专利其实关系不是那么大。比如说,苹果排名在20左右,Facebook大概几百名,特斯拉就更靠后了。


有时候我们判断一件事情,不要局限于表面上这个事情是什么样或者这个人说了什么,而应该用科学的方法深入去看到问题的本质。


比如说,我给大家布置一项作业,把去年人民日报或者其他报纸拿出三天的内容来,用今天我们高山大学2019级开学典礼上给大家讲到的科学的方法好好审视一遍,过滤一遍,你获得的信息就不同了,就能看清楚经济形势了。


那么硅谷真正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三、硅谷长青之谜


1.叛逆


叛逆,这是一个大家很不愿意面对的事实,但不得不面对的是硅谷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最初IBM因为圣何塞有一块闲置的土地,就将自己的研究实验室放在了这里。IBM的到来意义很重大,它给硅谷带来了一大批正规军。


在当时,IBM代表着最高的科技水平,做着最新最前沿的研究。


最重要的是,IBM带来了以夏克利为首的对硅谷有重大影响的9个关键人物。


夏克利发明了晶体管,也获得了诺贝尔奖。夏克利用自己独特的方法招来了8个人和他一起创办公司。



他挑选人才有两个方法,一是测智商,他认为只要人聪明,不会的东西都能教会。第二个是看做事情的方法,他去到各个学术会议上听博士生们作报告,看他们的研究方法是否合格。


他不在乎每个人的背景,不管是学工程还是学数学,或者学物理,只要人聪明,做事情的方法对,那就是可造之材


后来这个方法被微软和Google应用到了自己的招聘中。


他们面试中有各种各样的智力题,比如“一个房间里能放多少个保龄球?”“假如你只有铅笔这么长,而你又掉进一个搅拌机里,你会怎么办?”等等。


因为夏克利糟糕的管理,8个人分别离开了公司,在硅谷均有一番成就,成立了很多巨头公司,像仙童、英特尔、凯鹏华盈等等。后来硅谷有句话说:“糟糕的管理不是缺点,是特点,因为它可能能派生出更多的伟大的公司。



叛逆有时候不一定就是坏事。


在美国,包括中国也一样,当一个地区完全没有了叛变,大家都进入唯一的一家大企业的时候,这个地区的活力就没了。


为什么国有企业不容易发展?因为国有企业内部是不允许有叛逆行为,但是民企就要灵活得多。所以要不断的发展,就需要有叛逆。


为什么硅谷人这么叛逆?


原因很简单,因为硅谷远离政治和金融中心。政治和金融需要稳定,但是科技创新则需要叛逆。全世界所有人里,艺术家最叛逆,然后是青年的学者,人文的学者,科学的学者,最保守的军人。



2.DIY文化


从晶体管到集成电路,都是从硅谷出来,所以大家认为硅谷改变了世界。


我写过一本书叫《文明之光》,大家仔细读就会发现,其实硅谷并没有发明什么。硅谷的主要特征是它有从1到N的多元文化的碰撞


比如人工智能技术。


目前Google无人自动驾驶汽车做到什么水平了? 基本上是大概行驶10000公里,需要人为干预一次。苹果是每行驶4公理干预一次,Uber的什么水平?一公里就要干预一次。


而Google的无人驾驶技术其实来源于卡内基梅隆大学,整个团队都来自全球五湖四海,这个团队其实跟现在的中国有点像,多元文化碰撞,从1到N的DIY。


3.宽容


硅谷有非常好的宽容文化。


很多著名的公司如思科、太阳、雅虎、谷歌、Snapchat、Nike等等,都是从斯坦福派生出来的,他们拿走了斯坦福的技术,并没有给斯坦福任何好处。


但也正是斯坦福的宽容,这些发展起来的公司又回来给斯坦福送来了捐赠。


从1970年到现在,约40年间,斯坦福靠技术转让获利总计约10多亿美元,而斯坦福获得的捐赠一年就高达10亿美元左右,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成功创业的校友。显而易见,宽容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有时候做事情一定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像我之前讲过的,真正的发明就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做成N+1,成为最后一个发明人。


就比如夏克利发明了晶体管,另外8个人离开他之后创立了仙童,仙童虽然还是做晶体管,但是在技术工艺上就比夏克利半导体进了一步。


后来仙童发明了集成电路,八个创始人又都离开仙童。其中诺伊斯和摩尔创办了英特尔,当然也做集成电路,不过是超大规模的集成电路。这是N+1的结果。


那么反过来讲,山寨是什么?山寨就是N-1


偷工减料做一个更烂的东西,价格更便宜。你卖1000,我就卖800,你卖800,我就卖500,最后你白送,我还倒贴钱补贴。这就是山寨的结果。


松下幸之助讲过一句话,这句话你们要永远记住,“任何一个好的生意是要赚钱的,否则就是对人类的犯罪,因为那些资源可以用于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我再给大家一句话,商业的本质是什么?商业的本质是让每一个人多花钱,而不是省钱。



在中国,有“竞业禁止”的规定,在硅谷也同样有,但是硅谷有一个很大的变通,那就是如果你只有你所从事的这一项技能,那么无论你去到什么公司,都可以从事这项技能谋生。


这样一来,硅谷的高管跳槽就变得合法而寻常了。


不仅是民间社会,整个加州的公权力也对叛逆有着极大的宽容。


大概在2011年左右,加州政府接收到一项诉讼案。诉讼Google、苹果、Intel和Adobe之间有君子协议,彼此表示不互相挖墙脚。


承诺互相不挖墙脚,就是破坏了竞争,破坏了地区的活力,也让员工受到了损失。后来加州法院判决这四家公司赔款4.15亿美元。


这其实就是公权力对叛逆的一种宽容。


4.国际化和多元文化


硅谷的很多企业都是国际化的,哪怕只是一个10多人的小公司,员工也来自五湖四海。


iPhone手机全球人都在用,虽然它上面写着在加利福利亚设计,但是主要的设计团队来自德国,受到日本“少就是多”的禅宗文化的影响,它是一个多元文化的产品。


多元文化产品能够帮你走向国际市场,但前提是你需要了解全世界所有人的需求。


中国有很多很牛的企业,这个很值得骄傲,但是中国企业像BAT,他们在海外收入近乎为零。


美国主要的一些IT公司,他们在海外收入的占比接近50%。高通在海外收入占比97%。


中国企业要能够在世界上做得很好,肯定不能指望BAT,而是要靠新的、年轻的一批企业家们。



目前的中国发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呢?给大家一个准绳,那就是把日本发展向后平移40年,那就是中国的水平。


我这里说的不是GDP,不是人均收入,而是社会发展阶段。


举例来说,1964年东京奥运会,是公认的全世界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相当于中国2008年的水平。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相当于2010年中国上海世博会。


当年上海市人口不到3000万,世博会参观数量为8000万人次;1970年大阪人口约200万,世博会餐馆数量为6800人次,可见当时日本的公共交通已经十分发达了。


日本新干线是60年代通车的,我们是40多年后,也差40年,而且建设高铁中的腐败都很像。


70年代之后,日本企业走向国际,可以想见,未来十几年,中国企业也会开始走向国际。


有人认为并不能把中国和日本进行对比,因为中国没有日本那么多的实体经济。


在我看来,中国没有太多的实体经济,说明在中国社会环境下,实体经济并不重要,不是我们干得不好,而是发展到这个阶段, 实体经济比重自然而然的下降,一些服务业比重自然而然的上升。


目前中国华为、小米已经走向国际市场了,前段时间,抖音也走向国际了,抖音在世界上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0亿了,比微信十年总和都多。


在过去,BAT依靠中国市场,每年能有8-10%的增长,成长为这样的大公司。而现在已经没有这么大的增长空间了。


中国人口占世界的20%,拿到的是20%的市场,而当我们走向国际的时候,就能拿到剩下的80%的市场。


之前中国人之所以没有走向国际市场,并不是因为中国人走不出去,而是因为在过去,中国市场发展太快,人们过得太舒适,环境优越,就很难走出去了。


中国人其实并不比世界各国的人笨,国际上的规矩了解了,也就会做了。


5.好奇心和包容度


大家平时做企业都很忙,但是还是愿意拿出时间来国外学习东西,这说明大家对新的东西,对科学还是抱有好奇心和包容度的,这个非常重要。


其实不光是大家愿意出来学习,我们政府的官员们也经常出国来学习,中国的官员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政府官员的水平都要高很多。


硅谷的成功也和这个有关。


硅谷人对新的东西以及与自己不同的文化有很大的好奇心和包容心。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来硅谷访问,受到了Google、苹果的极大欢迎。


库珀当时还问过释永信一个问题,他说,我每天冥想15分钟,想看看怎么能让自己的境界提高。释永信回复他:“苹果设计了很好的产品,你继续努力做好产品,就是对世界行大善。”


这就是好奇和宽容。


6.拒绝平庸


硅谷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就在于,它非常残酷地淘汰了那些平庸的公司。


什么样的公司才不平庸呢?举例来说,只有当你能够通过增加10%的成本,获得100%销售收益,也就是有足够多利润的时候,你就能够在竞争中能够站住脚。


硅谷经过了好多次的转型,从最早的半导体到软件,到生物技术,再到互联网,然后是现在的包括汽车这些东西在内,经过了很多次的转型。


企业也一样,不能死守一件事。就比如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细胞是不死的,那就是癌细胞,但是癌细胞不死,人类就死了。


那么企业要怎么才能拒绝平庸呢?


拒绝平庸,需要能宽容失败。尼克松经常喜欢引用罗斯福的一句话,他说,真正的勇士是在竞技场上的,他不断地倒下,不断地失败,没有任何一次胜利不伴随着失败。


扎克伯格后来把这句话做了一个改变,他说,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需要非常快速地向前跑,不要害怕撞到了桌子上的茶杯,不要在意小的失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有努力跑在前面,才有活路。


在任何一个细分市场里,都有一个“70-20-10”的基本规律。那就是排在第一的企业拿掉市场70%的利润,第二名拿到20%的利润,第三名拿到10%的利润。


但其实在半导体行业,只有第一名能盈利,第二名基本持平,后面的全部是亏损状态。世界上的人只知道第一,没人知道第二是谁。


当拿到市场70%利润的时候,市场的规矩是由你来定的,当然你还需要培养一个与你距离较远的第二名第三名。


为什么呢?因为一是有竞争在,企业才会长期存在。二是任何一个企业,都与你的上下游有关,培养竞争对手,能够更好地控制上下游的利润。


我写过一本书,叫《浪潮之巅》,讲的就是今天的硅谷在不断地叛逆自己,不断否决过去的自己,不断地让自己站立在浪潮之巅。现在这个时代需要的,就是这种变色龙的精神。




以上内容仅为吴军老师线下课程40%的节选。


除了吴军老师的课程,高山大学(GASA)的学员走过全球118239公里,用1882个小时,听了93位世界诺奖级得主、院士、科学家导师的科学课。



▲ 高山大学走过的部分路程


截止现在,高山大学中外科学家、院士、诺贝尔奖导师团多达93人;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梁信军、Face++CEO印奇、易到创始人周航、荔枝创始人赖奕龙、李明远、巨人网络集团联席CEO仲雷、虎牙董荣杰、著名主持人蒋昌建、StarVC创始人任泉等学员给高山大学带来了新鲜血液。


在过去一年,高山大学共收到1117份有效的入学申请,但最终录取学员为30人。录取率为2.7%,每次报名都非常激烈。



▲ 高山大学部分学员


这一次,为了普惠更多需要科学思维滋养的企业家、创业者、CEO等商业决策管理者,笔记侠独家推出了线上版全网独家视频课程《高山大学·科学商业年度课》


为了让你有更好的学习体验,在高山大学线上课中,除了一目了然的精编视频,我们也将同步音频文字笔记思维导图等,同时通过“备注”“阐释”,理清可能会让你疑惑的细节,让每一个对你有所启发的瞬间,都能更被更高效的捕获。


这一次,我们拯救的不只是知识,还有时间。融合笔记侠“知识精炼”基因,还原高山大学(GASA)线下学费68万/人的科学课程,推出全网独家视频课程:


《高山大学·科学商业年度课》



▲ 这是课程的宣传片,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线下68万元的课程

线上首发仅999元

你可能会疑惑为什么这门课程有能力、有底气,可以为你交付原理级思维方式的“无用之用”?


事实上,为了确保“科学第一”的办学理念,高山大学最高的治理机构——校董,全部是科学家背景,并且处于所在领域世界顶尖的位置(不是中国顶尖)。


科学家校董负责设计课程模块,交付给企业家/创业者/CEO/投资人全球唯一科学×商业”主题教学模式:




这门课程吸引到5000+企业家、投资人、CEO、高层体验课程,获得一致好评。

包含:科特勒合伙人王赛、凯洛格董事长王成、天使湾创投庞小伟、一撕得邢凯、连界资本王玥、中信产业基金VP单连枫、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和君咨询业务合伙人杨帆龙文投资创始人高陛珍威卢克斯中国执行总裁赵金彦前海首创资本创始人戴文涛极昼传媒CEO张廷友安永业务合伙人 Pauline饿了么副总裁王秋晓……


人物画像如下:



对了,还有一个排行榜的福利

如果你分享邀请朋友一起报名

我和文厨为你准备了3个权益


1.高山大学国内思享课





思享课是高山大学课程的重要延伸,向来以“小而美”著称。基于“教学相长,终身学习”的理念,与科学家、企业家一起追问科学的终极命题。


思享课过往的导师包括梁信军、钱颖一、蔡文胜、卫哲等,思享课同学者均是高山大学学员、校友,排行榜榜首可获得同等思享课1次,具体信息由专属小秘书通知。


2.“文柯班”饭局





高山大学创办人文厨、笔记侠创始人柯洲联合发起,同神秘科学家嘉宾、明星企业家嘉宾,邀你(排行榜第2-30名)共餐同频交流,饭局地点优先在北京,具体信息由专属小秘书通知。


3.高山大学名师专场课





由高山大学导师为榜上学员专属开设专场课,上课地在广州,仅限榜上第31-100名,具体上课信息由专属小秘书通知。


高山大学名师大课是高山大学为科学商业线上课定制的特别活动,作为线上课的重要支点,名师大课将邀请高山大学最受欢迎的老师、同学到现场作特别交流。


赶紧邀请好友一起学习进阶



最后,订阅课程后有其他问题咨询,

可扫码添加笔记侠柯洲微信

戳此也可订购《高山大学·科学商业年度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