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广州印象 >

诺曼底登陆日背后的汽车往事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6-07 01

诺曼底登陆,是20世纪规模最大的登陆战,也是战争史上最有影响力的登陆战之一。从1944年6月6日至8月底,百万正义之师开辟了第二战场,给敌军造成了多达40万人的重大损失,使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略态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正值诺曼底登陆75周年的今天,我们不妨从战败国车企的角度,回顾那段人类为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峥嵘岁月。

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将美国以外的几乎所有汽车工业强国都笼罩在了硝烟弥漫的战争阴云之下,战败国更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在承平已久的今天,虽然75年前诺曼底的枪林弹雨早已烟消云散,但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当年一败涂地的国家在当今汽车工业领域却超越了英法两大战胜国,而对中俄两国来说更是成为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强大存在。

二战后德国城市中的断壁残垣

二战前夕的德国,与我们印象中正好相反的是政府并未将德国车企拖下万劫不复的深渊,而是在政策上为汽车产业铺就了一条星光大道——支持费迪南德·保时捷创业的同时催生了如今家喻户晓的汽车品牌“大众”,推动平民汽车研发以适应全国日新月异的高速公路网,并将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赛车运动普及到全国各地。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此举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花好月圆,当时的德国领导层只是在为自己日后掀起的那场腥风血雨积攒实力罢了。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能看到二战期间全国总动员下的德国亟需机械化装备,国内各大车企又正好坐拥领先的工业化生产条件和科学技术,因此这些车企也便顺理成章地全面民转军,在战火的淬炼下成为了风驰草靡的战争机器。

那些或驰骋或翱翔在如火如荼的战事之中的德军车辆和飞机动力总成便是由宝马和奔驰提供的,实际应该被称作“巴伐利亚发动机厂”的宝马为Fw-190战斗机专门设计了帮助其遂行高空拦截任务的BMW-139引擎,高光时刻便是在同盟国针对德国开展的大轰炸行动中对B-17“飞行堡垒”轰炸机群制造了“黑色星期四”惨案。除了飞机引擎,宝马还为德国地面部队供应了大量经典装备。

Fw-190战斗机,机头部分即为宝马-139引擎

如今在中国大街上已经很难再见到偏三轮了,但在诺曼底登陆中这可是各大战场出场率最高的陆军交通工具之一,宝马 R71便是个中好手。戏剧性的在于,东欧战场上苏德两大不死不休的老对手居然装备了同款偏三轮,德军使用的自然是R71,而苏联在德国闪击波兰之前通过间谍活动得到了宝马R71最硬核的那部分科技,并由乌拉尔摩托车厂山寨出与R71如出一辙的M72。不仅如此,宝马R71的血统甚至延续到了中国的长江750上,后者是在M72的基础上逆向研发的成果。

祖孙三代——从上至下依次为宝马R71、乌拉尔M72、长江750

既然有宝马,那奔驰怎么可能缺席这么诺曼底。不过在奔驰之前,我们得先说道说道它的母公司戴姆勒。不过戴姆勒集团的内部关系其实挺复杂的,言简意赅地说就是戈特利布·戴姆勒创立了戴姆勒,卡尔·本茨建立了奔驰,而“梅赛德斯”四字来自戴姆勒大金主埃米尔·耶利内克女儿的名字。德国经济在一战之后大幅下滑,戴姆勒与奔驰也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两者顺理成章地合二为一,“梅赛德斯·奔驰”这一家喻户晓的品牌名也在这时开始出现在了公众视野中。

埃米尔·耶利内克与他的女儿梅赛德斯·耶利内克

二战爆发前,奔驰在竞标中击败了竞争对手猛狮、蒂森·克虏伯和莱茵金属,开始为德军生产后来的“闪击战”主力三号坦克。此外,成就了埃尔温·隆美尔“沙漠之狐”凶名的Sdkfz 234/2美洲狮轮式装甲车的炮塔和SdKfz 7半履带式卡车也由奔驰制造。

SdKfz7半履带式卡车

抗战初期中国军队装备的有奔驰与蒂森·克虏伯、猛狮和亨舍尔等厂商联合生产的德国1号坦克,装备该型坦克的中国装甲团曾在淞沪会战期间与日军殊死搏杀

大名鼎鼎的威廉·迈巴赫曾担任戴姆勒技术负责人,其子卡尔·迈巴赫创立了迈巴赫品牌,包括虎式坦克和四号坦克在内的德军主力装甲车辆均由迈巴赫引擎驱动,著名的“齐柏林”飞艇也采用了迈巴赫专门为其研制的能输出530Ps马力的引擎。今天迈巴赫已并入梅赛德斯·奔驰,专门生产戴姆勒集团的旗舰车型迈巴赫S级。

在迈巴赫引擎驱动下参与空地协同作战中的虎式重型坦克

东线战场,换装85毫米火炮之后的T-34给德军装甲部队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由于四号坦克及数量有限的豹式坦克在其面前实在难以建立优势,导致前线部队苦不堪言,好在亲眼目睹过Flak系列88毫米火炮在反坦克战场上几无一合之敌后的隆美尔向最高统帅部谏言,将坦克平台与这款88毫米火炮结合在一起,必然会给苏军T-34以迎头痛击,而两者结合的产物便是直到今日也一直为人津津乐道的二战大杀器——虎式坦克。

抗战期间的中国政府还曾购买过德军虎式坦克88毫米主炮的同款火炮用作抗战,并将其部署于江阴、江宁和武汉三地,在武汉会战中曾一炮击毁两辆日军97式中型坦克

抗战中国军队装备的Flak88毫米高射炮,在对阵日军装甲部队时调为平射使用,效果甚佳

费迪南德·保时捷积极参与了虎式坦克的研发项目,但在与亨舍尔的竞争中由于前者采用了当时尚不成熟的电传动技术导致可靠性不足,最终没有得到认可。虽然竞标失败,但保时捷却另辟蹊径地在原本计划用于搭载88毫米主炮塔的近百台底盘基础上设计出了象式坦克歼击车。后来,战事每况愈下的德军增加了对重型坦克的需求,“虎Ⅱ”项目应运而生,这次,保时捷与亨舍尔在共享技术后祭出了这一项目的终极大杀器——臭名昭著的“猎虎”坦克歼击车与横行霸道的“虎王”坦克。及至已经在英美法与苏联东西夹击之下摇摇欲坠的德国的最后阶段,丧心病狂的统帅部曾寄希望于保时捷设计的“鼠”式超重型坦克来扭转败局,但盟军的推进节奏与德军的溃败速度远超他们的预计,这款超重型坦克的第一批车型还未整装下线便被盟军缴获。

“猎虎”坦克歼击车(上)、“虎王”坦克(中)与“鼠”式超重型坦克(下)

对于二战结束前的大众汽车,可能大家印象最为深刻的就要数费迪南德·保时捷设计的甲壳虫了,但二战战场上还出现了一款保时捷老爷子设计的军用吉普车——大众 Type 82,该车在作战代号为《白色方案》的德波战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成为了与威利斯吉普旗鼓相当的多功能军用车辆,只不过战争的结局让后者在今天发扬光大,前者则在战火中消弭于无形。

大众 Type 82

至于中国国内相对小众的欧宝,在战时则担当了保障德军后勤需求的北门之寄,诸如基于各型欧宝卡车改装而成的移动战地医院和运输车辆活跃于欧洲与北非的各大战场,产量超过4000台代号为“骡子”的半履带输送车更是其中的架海金梁,在弹坑、河流和山路中的全地形通过能力让盟军叹为观止。

欧宝“骡子”

其实,除了德国本土车企,大众集团旗下的斯柯达在二战爆发之前便成为了德军的囊中之物,依靠捷克斯洛伐克第二大军工厂的底子为德军提供了大量军事装备,其中尤以35t和38t两款坦克最为出类拔萃。当时斯柯达在坦克装甲车辆领域的技术储备在德国车企面前几乎形成了代差优势,相比德军同时代的一号坦克和二号坦克,斯柯达35t与38t都具有全面的领先地位,其中更为出色的38t还被改装为武器平台,一车多用后可化身为“黄鼠狼Ⅲ”和“追猎者”坦克歼击车以及“蟋蟀”自行火炮,斯柯达的技术实力可见一斑。

斯柯达38t轻型坦克

至于意大利,这个如今被德国段子手玩坏的国家不提也罢——如果意大利保持中立,相当于为我们提供10个师;如果意大利与我们对立,相当于为我们增加20个师;但如果意大利选择与我们并肩作战,我们将不得不分出50个师去保护他们!饶是如此,意大利通过菲亚特还是与中国抗战联系在了一起——抗战爆发前,中国从意大利采购了一批菲亚特3000轻型坦克和CR.32“箭”式战斗机。淞沪会战期间,两款菲亚特出品的装备均参与了与日军的战斗,装备进口武器的教导总队、税警总团、36师、87师和88师等中国精锐部队在战役前期曾一度要将日军先头部队赶下东海,空军也在日军航母投入战斗前牢牢把持着战场制空权。

中国军队列装的菲亚特3000轻型坦克

菲亚特CR.32“箭”式战斗机

文行至此,既然已经说到了淞沪会战,咱们不妨再简明扼要地聊聊二战日本工业的侵华急先锋——三菱。虽然如今的三菱汽车已并入雷诺-日产联盟旗下,但它二战时期的母公司三菱重工绝对算得上是日本军工行业的中坚力量。陆军方面,三菱重工生产的九五式、九七式和一式等各型坦克虽然在美苏英法坦克面前不堪一击,但却对中国军民造成了重大伤亡。

一式中型坦克

海军方面,纵观当时所有参战国,能让独步天下的美国海军慎重其事的也就只有日本海军了,而三菱重工则为其生产了众多海上巨兽,包括“大和”级和“金刚”级战列舰,“大鹰”级航空母舰,“最上”级、“古鹰”级和“高雄”级重巡洋舰,“球磨”级轻巡洋舰,“峰风”级驱逐舰和“伊”型潜艇,它们作为日本海军的定海神针向世人展现了三菱重工强大的战争潜力。

“大和”级战列舰

空军方面,零式战斗机、九六式战术轰炸机和九七式中型轰炸机等三菱飞机让中国军民吃尽了苦头,其中在抗战相持阶段旷日持久的成渝大轰炸更是让中国仅剩的两座战略重镇生灵涂炭。

诺曼底登陆75周年后的今天,说德日两国车企已经占据了全球汽车市场的半壁河山也不为过。至于如何客观看待两大战败国车企在战后的迅速崛起并反超战胜国,其实,简单来说,原因就在于战败国在多项技术领域方面都受到了战胜国的重重限制,根本没有机会如美苏英法中等战胜国一样如愿以偿地发展核武器、战略轰炸机与航天科技,于是便将雄厚的工业底蕴和人才实力都倾注在汽车工业之上,如此才有了今天的空前盛况。当然,日本的情况则更加特殊,二战后发生在东亚的战争让日本将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日本车企也趁势依靠数十年的工业底蕴恢复了生机。

文行至此,请允许我最后说句题外话,家里94岁高龄的爷爷亲身经历了那场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当时他虚报年龄在成都大轰炸后期加入中国军队高射炮部队,为民族解放贡献了微薄之力。时至今日,老人家仍然时常在我等晚辈面前提起当年在日军轰炸的夹缝中佻身飞镞的峥嵘岁月,奈何本就捉襟见肘的防空部队在经历了数次大规模会战后早已丧失了与日本空军一较高下的实力,成渝两地军民不得不以血肉之躯承受日军空袭带来的巨大损失。

过去的战争岁月爷爷说得多了,孩提时代的我也自然而然萌生了一些问题,我问爷爷觉得自己算不算英雄,爷爷的回答至今令我为之动容。

我不是英雄,我只是和英雄一起战斗过的人……

谨以此文纪念诺曼底登陆75周年以及为人类解放事业抛洒热血的英雄

抗战时期中国军队的高射炮


撰文//付崇柏 图片//网络



不想再错过有趣有深度的好文章?

快把名车志Daily设为星标吧!

保证你不会失望的